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行业新闻 > 文章 当前位置: 行业新闻 > 文章

金色财经CEO安鑫鑫等链圈人士共议"区块链媒体机遇"

时间:2019-11-30    点击: 次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 小 + 大

http://finance.sina.com.cn/meeting/2019-11-30/doc-iihnzahi4452648.shtml

  新浪财经讯 11月30日,在由中国经济传媒协会、华夏时报、水皮杂谈主办的主题为“中国经济增长新空间”的第十二届中国经济媒体高层峰会上界面新闻副总编辑、联合创始人任雪松,金色财经CEO安鑫鑫,链得得CEO李非凡,碳链价值合伙人蒋璐,链闻总编辑刘锋,天天链讯创始人冯军,星球日报Odaily创始人王梦蝶,创飞科技创始人高飞,币世界总编辑姜洪桥共同参加圆桌会议。主题为“风口上的区块链媒体机遇”。

  安鑫鑫认为区块链行业正在处于一个转型的阶段,把更多的传统行业、更多的传统媒体也都参与到整个区块链的大浪潮里面来。但是更多的企业、政府也在积极地来探索区块链如何和实体经济来结合,它如何能帮助现有的产业去升级,能带来更高的效益。

  李非凡表示在当下的环境当中,在媒体这块,或者在区块链的政策方向和应用上出现了一个分水岭。这个分水岭是一个好事,让有更多的价值的、有初心的、有愿景的区块链项目或者是人做得更好,让区块链的炒作平台、个人在这一轮的清洗,或者下一轮对于区块链技术和应用更加重视的环节当中会有一个很大的淘汰。未来可能会是一个更加有高度,或者更加有市场深度的这么一个发展前景。

  蒋璐认为作为媒体,在区块里推广过程中,通过内容的推动和普及,来使这个行业的资本和技术更好地服务于实体经济,促进项目的落地。

  刘锋表示区块链这个行业还是有很多技术驱动的,很多技术到现在还是非常早期,国家把区块链当成一种对未来,或者未来技术拓展的核心的领域,是可以理解。不论是在硅谷、在欧洲,最聪明的一群人、数学家们、密码学家们、分布式系统的专家们他们都在努力改善区块链的技术。把所有聪明人的智慧都结合在一起去推动这些技术的发展。

  冯军表示在他看来,区块链对应着各行各业,目前而言,如果把货币也看成这个行业的话,它对货币的改造已经取得了成功,经过了这十年,海外、全球这么多人已经信仰它了。

  王梦蝶认为区块链赋能实体可以从政策上、资金上起到一个更好的推动作用。

  高飞认为中国在区块链当中又具备一个弯道超车的机会,算是在整个全球区块链当中,中国算是有一个很大的发展机会。

  姜洪桥认为资产和数字化都是不可阻挡的趋势,这是毫无疑问的,这一次政府在监管这个事情是特别好的,从P2P行业来看,P2P在2013年并没有有效地介入,我们资产数字化是浩浩荡荡不可阻挡的话,提早介入应该是更为合适的。

  以下为对话全文:

  任雪松:大家下午好!很高兴我能跟诸位嘉宾一起来探讨区块链的话题,我注意到今天我们的主题是“风口上的区块链媒体机遇”,在座的有很多我的前同事、或者我的一些朋友都投身到这个领域里来,说明这确实是一个风口。

  当然,我们最近从媒体,或者是最近的监管层面也确实处在风口浪尖上。实际上今天我们重点和在座的大咖从两个层面,一个是想请问诸位怎么看待现在的区块链产业,在这样一个监管背景之下,大家是怎么去看这个市场?

  还有一个,我们再下一轮的问题会回归到在座的媒体本身,可能是我们在市场当中会找到一个什么样的定位?或者说我们有什么样独特的一些创新的点。

  第一轮先从市场层面来去探讨,实际上从2008年中本聪推出比特币这一项技术到现在有11年了,我看到一个数字,首先到目前为止,中国注册的区块链相关的公司产业链上,大约已经有3万家,这肯定是一个非常庞大的量。还有一个相关的数字,不一定很准确,现在在区块链技术相关的专利数上,中国的区块链技术研发是走在前边的,大约占了全球的50%,这是专利申请数量。一个是请各位在接下来简单几句话介绍一下自己公司,再就是对这个市场做一个判断,先从安总开始。

  安鑫鑫:谢谢任总,大家好我是金色财经CEO安鑫鑫,是专注于区块链细分领域的媒体,针对这个行业,中国的区块链起步其实是2013年,真正地有了非常多的企业从业者开始在推动中国的区块链发展。从2013年真正发展到2019年,大概7年的时间,中国不管是从业者、企业参与者、投资者等等都发生了突飞猛进的上升空间,也经历了非常多的波折。随着现在的“10.24”国家号召一起来发展区块链这个事件之后,发生了一个质的飞跃。现在我认为正在处于一个行业转型的阶段,把更多的传统行业、更多的传统媒体也都参与到整个区块链的大浪潮里面来。但是更多的企业、政府也在积极地来探索区块链如何和实体经济来结合,它如何能帮助现有的产业去升级,能带来更高的效益。

  作为媒体,我们现在也在积极地推动。我们算是一直扎根于区块链本身的媒体,我们希望做一个区块链行业和传统行业的桥梁作用,帮助行业的人去接触、去帮助传统行业推动区块链改进,也为传统行业的现在的一些企业去提供一些认知的培训,产业革新的方案。谢谢!

  任雪松:接下来是链得得的李总。

  李非凡:大家好,我是链得得李非凡,链得得是做区块链服务的一个平台,其实一开始区块链和资本货币市场我们就看成是一个全球的市场,这个行业中无论是技术、无论是资本、无论是人其实都是一个无线交互的状态,所以一开始的时候就是一个全球并行的一个平台。

  目前为止在当下的环境当中,在媒体这块,或者在区块链的政策方向和应用上出现了一个分水岭,安总提到的10.24习总的讲话,从战略高度定义区块链的研究方向、发展方向。另外,也在无论是投机层面、炒作层面,区块链和现存的一些灰色市场的区隔,去更加清晰地看到一个技术如何更好地发挥它的能量,而不是在炒作,或者是交易层面发生更多的错误的引导。

  这个分水岭在现在看来也是一个好事,让有更多的价值的、有初心的、有愿景的区块链项目或者是人做得更好,让区块链的炒作平台、个人在这一轮的清洗,或者下一轮对于区块链技术和应用更加重视的环节当中会有一个很大的淘汰。未来可能会是一个更加有高度,或者更加有市场深度的这么一个发展前景。

  总体来说,现在这样一个分水岭是非常好的一个兆头。

  任雪松:等于是现在也是对整个行业进入到一个整理期和沉淀期,接下来蒋总。

  蒋璐:大家好,我是碳链价值蒋璐,碳链价值成立于2017年,一直致力于服务区块链和科技,我们的定位是硬核、有趣,目前有网站、微信公众号、还有碳链社群。

  政策层面来说,中国也是最近才开始正式地支持区块链技术的发展,从行业的资本,还有技术公司,还有媒体都纷纷投入到这个行业里面来,开始推动这个行业向正规化、合规化的方向发展。

  作为媒体的话,在这个过程中,通过内容的推动和普及,来使这个行业的资本和技术更好地服务于实体经济,促进项目的落地,这是一方面政策层面。

  产品层面来说,区块链分公有链、私有链和联盟链,很多项目不属于联盟链,最近提出的区块链+农业、区块链+教育等等这些都是需要时间的,媒体在这个过程中也是作为一个观察者和思考者,在观察整个行业的变化,进而再去尽自己所能去推动整个行业的发展。这是我的见解,谢谢!

  任雪松:接下来刘总,刘总以前是彭博商业周刊的主编,在传统媒体从业过,现在做一个相对我们是新媒体,区块链媒体叫新兴媒体,你的感受可能更真实一点。

  刘锋:谢谢雪松,我叫刘锋,我之前是彭博商业周刊的主编,我跟雪松认识十多年了,我现在自己做了一个区块链的媒体叫链闻,像雪松所说的,在传统媒体里老讲传统互联网是一个比较古老的互联网,老去嘲笑互联网的朋友们。但实际上其实挺有意思的,我们现在大家做的所有的区块链媒体做的还是区块链的产品,关注一个比较新的行业。

  这个行业也有自己特别有意思的地方,其实10年、11年前中本聪发布关于比特币的白皮书,之后有一个全新的东西诞生。在那个时候并没有所谓区块链的概念,只有一个比特币的概念和分布式系统这么一个概念。最初的时候,大的背景是当初中本聪他自己讲他对传统金融体系非常地失望,其实做出来这个产品是为了反权威,是朋克们喜欢玩的东西。

  到今天,比特币已经在很多地方成为一个资产类别,比如说在世界上很多的市场里,它其实已经是一个可以说是创造另类资产的资产类别了。从这个角度上来讲,它被监管也是一个可以理解的事情,但是他的初衷是做一个反权威的利马特的实验品。

  区块链这个行业还是有很多技术驱动的,很多技术到现在还是非常早期,像我们国家把区块链当成一种对未来,或者未来技术拓展的核心的领域,我觉得可以理解。不论是在硅谷、在欧洲,最聪明的一群人、数学家们、密码学家们、分布式系统的专家们他们都在努力改善区块链的技术。把所有聪明人的智慧都结合在一起去推动这些技术的发展。

  对我们来讲,我们的机遇就是尽管我们在做互联网产品,但是我们有可能在观察和记录全新的一些技术的突破和技术对我们现在生活、对我们现在商业模式的改变,我觉得这是一个挺有意思的事情。这就是我们其实挺勇敢的,我们传统媒体做了很多年,也都蛮顺利的,最终还要做一些更新的东西,对我来讲也很简单,我们媒体更多关注的是区块链这个技术的发展,关注这个技术的突破。在此基础上,去看我们现有的很多体系,首先从金融体系开始,到其他现在所谓的互联网行业会带来的冲击。当然我们现在还在特别特别早期,像90年代我们的互联网一样,很多东西是不确定的,很多机会也是一会儿有、一会儿没有的,大家都在讨论,大家都在迷茫,大家也充满了希望,这是很好的事情。

  对我们来说,大家都是很好的朋友,大家也在看这个行业经常是有各种各样的政策的不确定性,很正常,大家对这个行业也不太了解,都是在摸索,我们就一起想办法去记录这个行业的发展,推动这个行业的增长。

  任雪松:接下来是天天链讯的冯总。

  冯军:大家好,我叫冯军,是天天链讯的创始人。区块链圈的人大家都知道我前一个创业是偏向于币这一块的,自从比特币诞生以来,这个行业就分币圈跟链圈。现在应该是10.24之后,整个在国内大家可能也看到新闻了,最近币这一块还是在一个说得不好听的名字是清剿、或者戡乱的时期,这是一个好事。

  现在我的一个新的创业项目就是回归到技术的应用、回归到区块链对行业的改造,前面说的比较看重于区块链跟传统行业的链接。在我看来,区块链对应着各行各业,目前而言,我们如果把货币也看成这个行业的话,它对货币的改造已经取得了成功,经过了这十年,海外、全球这么多人已经信仰它了,包括法币,央行2015年就开始成立数字货币研究所,也蓄势待发中国的DCEP,包括美国、日本。将来所有的货币,法币也好,民间信仰的货币也好,都可能更多地跑在区块链上。

  同样的道理,其他的行业也跟区块链的结合,我觉得会产生意想不到的效果。所以现在天天链讯这一块,我们目前已经推出了一个高端访谈,包括访谈行业里的一些大佬,一些真知灼见,另外也目前跟《财经》杂志会成立一个区块链高端智库去对接传统资源跟区块链资源的对接,希望能迸发出不一样的成果或者火花。

  任雪松:接下来是星球日报的王总。

  王梦蝶:大家好,我是星球日报的创始人CEO梦蝶,我们是由科技新媒体36氪孵化的,区块链这几个字在国内发展的历史也不短了,从一开始比较偏属性的比特币社区,2015、2016年我们就关注过联盟链的公司,这些公司并没有一个好的商业模式,没有发展下去。

  到了2017年底、2018年初是很多区块链媒体成立的时间,也是因为以太坊,大家知道发币的门槛降低,很多我们36氪关注的一级识别没有太好的退出模式,大家可能寻求一个资本运作上面的出口,其实这个发展是经历了很多时候,我们所谓的风口也是经历了很多轮,这一轮还是比较不一样的,因为它是一个首次,大家反复讲10.24是从高度上面、政策上面肯定的一个窗口。

  刚才几位老师也讲到,它对于行业来说也是一个优胜劣汰、去粗取精的一个时期、一个窗口。包括刚才冯老师也讲到DCEP的推出,我们央行的DCEP在Libra之后,很多我们整个行业都去探讨,大家可能会觉得这是全球第一个基于全球国家货币的信用背书推出的数字货币。可以看出来我们国家在区块链上面在全球的领先性和全力推动的一个想法。

  可能等一下也会聊到,我们也是一直都在关注区块链,包括如何去赋能实体,其实这个探讨了很多年,现在可能会从政策上、资金上也一个更好的推动作用,我们自己本身其实是在行业里面应该目前来说比较大的,人最多的在原创上面做内容的这么一个团队。我们覆盖的内容也比较广,从很短的资讯、到深度、年报等等,同时我们团队也会做很多跟区块链相关的一些服务,包括活动落地等等。包括跟BAT等等的公司,包括跟一些地方政府都有非常多的合作,包括在培训业务,或者大的峰会上的合作和落地,如果在场的朋友有这方面的需求,也欢迎找我来探讨。感谢!

  任雪松:接下来是创飞科技的高总。

  高飞:大家好,我是创飞科技的创始人高飞,在这里首先感谢我们华夏时报的邀请,在众多的优秀的企业家面前,在众多的传统媒体面前有了这么一个分享的机会。在大家面前主要就区块链这个事情开始舞刀弄枪跟大家来分享。

  由于我不是做媒体出身,所以我简单地介绍一下我的企业,我们是一个平台资源型的企业,我们在2018年的时候,率先从传统的区块链技术公司做了延伸,做了一定的转型,在2018年的时候我们跟上海市嘉定区南翔镇政府一起推动了上海最大的区块链聚集区,从产用方面做了很多延伸,同时也做了很多技术输出跟解决方案。类似于比如像一些传统企业的升级转型,包括还有初级的业务,我们旗下一共涉足两个技术公司,一个是区块链、一个是AI,还有一个媒体公司,我们这个媒体公司跟几位又有所不同,我们这个媒体公司很少服务于行业,我们只服务于我们的区块链及地区,跟我们当地政府就区块链这一块事情,我们走的路跟行业有所不同。

  另外来讲,我们在整个区块链这块来看,我们可以把它从10.24看成一个分水岭,在10.24之前,整个我们区块链的行业来看,大家做技术的都想落地,从传统的角度来说都想涉足于区块链。在这个领域当中我们就会看到有一组数据,在10.24之前,更多上市公司当中一共就有60家企业直接或者间接地跟区块链有关系,剩下的一些企业你问它说有没有去做区块链?它都会告诉你说我们不会做区块链,我们跟区块链没有任何一丁点的关系。但是在10.24之后呢,整个上市公司从60多家直接或者间接跟区块链有关系的到现在变成了1000多家,多多少少都会有一定的关系。通通地去发了公告,所以我们就看到说现在有越来越多的区块链的从业人员,越来越多的B端的企业都想涉足于区块链。

  同时,中国在区块链当中又具备一个弯道超车的机会,算是在整个全球区块链当中,中国算是有一个很大的发展机会。我先说这么多,谢谢!

  任雪松:接下来是币世界总编辑姜洪桥总。

  姜洪桥:大家好,我以前是做传统资本市场报道的,到了区块链行业的媒体以后,确实感受比较新奇,经过我这段时间的工作,其实我也有一些了解,可以跟大家交流一下。大家对于所谓的炒币还是有很多的误解,我到了币世界之后主要是做数字资产跟信息服务,我也对我们的用户做了一个调查。

  我们的用户里边50%是来自于股市,或者是有过股市经验的,他们的需求里面有45%的人是希望有更多的投研类的产品出来。从这两个数据可以看出来,其实并不是我们常见的都是炒一些传销币,在这个圈子里边是一个底层的,这个领域里其实是有一个鄙视链的,就是比特币的会歧视其他所有的币种,其他主流币的会鄙视其他的小公链,小公链会鄙视山寨币和传销币。背后还是有一些逻辑的,我们的调查也发现了这一点,持有资产总值越高的人,越倾向于持有更稳定的主流币。它并不是一个我们想到的世界,这是其一。

  其二,我认为资产和数字化都是不可阻挡的迟留,这是毫无疑问的,这一次政府在监管这个事情是特别好的,从P2P行业来看,P2P2013年并没有有效地介入,我们资产数字化是浩浩荡荡不可阻挡的话,提早介入应该是更为合适的。

  任雪松:我觉得我们本身应该是一个理性的市场整理的过程,接下来可能还会有很多机会。下一轮问题我们回归到各家媒体本身的话,实际上我们知道比如说我们作为传统媒体的话,肯定我们有一个方向,也要找到我们的用户和读者,建立一个价值链条,我们去寻找到一个变现的机会。

  在区块链这一块呢,希望大家来提供一下,比如我们对接下来的方向,在商业模式或者是盈利模式这一块,有没有一些独特的思考跟大家来表达一下?还是从安总开始。

  安鑫鑫:对于媒体本身的业务来说,我认为媒体最本质的事情是在做一个信息服务,这是存在于媒体本身它自己对于这个市场中的一个价值,它在不管是行业的、企业的、人物的信息,给到用户,媒体本身作为一个桥梁。作为媒体本身需要在桥梁的过程中就会对整个信息的筛选、信息本身的真实性的保证。在保证信息真实性,以及舆论引导的过程中,我认为媒体最大的点在两个,一个是品牌、第二个是流量。只有这两个往下走会成为一个隐蔽的逻辑能跑出来。

  所谓的品牌就是有自己媒体,你自己不管通过内容、通过活动、通过各个板块、通过投研来打造出来自己的媒体公信力,这个媒体公信力可以帮助企业,或者是一些真正需要传播的平台去做背书。在做背书的过程中,你要有一个非常清晰的审核机制。通过媒体公信力的品牌去赋能别的品牌,这样子盈利的逻辑会更好。

  第二个逻辑就是流量,通过不管是为用户去提供信息服务、提供数据服务,能积累自己的粉丝、积累自己的用户,通过给别的企业去产生效益来实现盈利,这是两个媒体最核心的逻辑在里面,从这两个方向去拓展就会很多。但是确实在这一次我认为我们在座的同行也在探索一个东西,现在遇到了一个寒冬的时间,接下来如何去发展,这是我刚刚想到的两个逻辑,这是金色财经之前一直走的两条线,我们认为我们走得还不错,接下来还会沿着这个方向再去延伸、再去升级变化。谢谢!

  任雪松:因为金色财经在区块链领域,在媒体端做得非常早了,公信力也好,咱们收入层面的话,因为之前还是会有很多的收入是来自于发币,或者各方面的情况。现在在今年接下来收入结构是怎么样的?

  安鑫鑫:结构的话主要两部分,一部分是广告业务,第二部分就是活动业务。我认为大部分的媒体都是这种板块,在今年我们整个会议合作、会议推广也做了非常多,大概现在会议的收入仅能占到总收入的10%,我们的目标是把它做到30%,甚至于到50%,这样子对于一个媒体来说,它的收入结构才会比较正常一点。

  任雪松:接下来请李总说一下,我们知道链得得在区块链这块势头还是很猛,有些活动是在海外,现在也在做一些活动,现在整体的获取用户和商业模式上是怎么一个情况?

  李非凡:媒体这一块的话,我之前也是从媒体出来的,所以媒体转型这一块的话,一直在做一个探讨,我们现在来看的话,对于不同时代,或者不同的市场阶段的媒体定义可能在发生新的变化。包括媒体其实是在任何的时代,第一是最先被技术所影响的产业之一,在区块链时代的话,我们也认为在媒体这块的话,我们可能不光是看自有媒体的,无论是宣发,无论是流量变现,无论是定制化的内容来肯带,还是看待某一个垂直领域中的探索工具的应用,包括数据的应用,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一开始的时候就希望把日本、美国,包括全球币是我们过去两年投入非常大的一个地方,也做出了很多商业冲动,尤其是在华尔街以及传统金融领域做一些加密资产、做一些区块链的探索和变动。

  这个中间可能就产生出和传统媒体不一样的业务,就是工具业务,我们更希望别人看到链得得也好或者是钱币币也好,它的更多的是一个科技公司,是一个服务的公司,这样可以更好地转化为实体内容。我们如果非常早期完全沉淀于国内,可能这个视野会相对狭窄,我们这个时候更多地投入到垂直领域边缘可能性,释放每一个垂直角度的工具化,包括数据化,以及真正技术公司一般提供的产业服务方向和媒体的前端流量做一个绑定,在这一块试图探索一个更好、更长远的收入,或者说商业模式,但是这一块确实也在探索,这也是希望在每一个领域,我们做出新的想法的时候,可以跟在座的各位来进行交流,看看怎么把这一块媒体变现,怎么把媒体变现的方式定位得更好。

  任雪松:接下来蒋总。

  蒋璐:我觉得第一点是从媒体的专业性出发,作为一个媒体立足于自己的专业性,输出一些专业的、有趣的、有深度的内容。通过内容去影响行业的发展,碳链价值的定位是硬核、有趣,我们未来还会坚持这一方向继续做下去。

  第二点,碳链价值主要是定位于服务区块链和金融科技,所以在国家政策和法律法规允许的前提下,会更好地去服务实体经济,帮助一些项目方去跟政府对接,去做一些更加实际的事情。主要是这两点。

  任雪松:刘总。

  刘锋:其实讲媒体的商业模式也挺简单的,这么多年也就一个商业模式,到了新媒体时代大家都在讲原生广告,说到底还是在卖广告,这是唯一可以看到的商业模式,我不觉得目前有什么新的东西,在这个行业里面,包括在座很多都是财经类媒体的大佬们,这个行业就是这个样子。

  这个行业跟传统的行业不一样,这个行业太早,早得有没有用户大家也不知道,尽管有一千多个上市公司说自己的业务跟区块链相关,那只是他们自己说说而已。如果我们现在把所有炒币的用户拿掉的话,这个行业里面还有多少用户?这都是未知数。

  对我们来讲也比较简单,我们觉得在一个行业特别早的早期谈商业模式太早了,包括互联网到今天,真正的互联网流量能产生商业价值的不外乎几个巨头型的公司,谷歌、腾讯、阿里巴巴、亚马逊,基本上都可以数得过来,剩下所谓的公司他的流量卖也卖不出去。我看到的情况就是我们在早期的话,不用特别着急去考虑商业模式的事情。

  任雪松:先做做头部是吧?

  刘锋:我的逻辑非常简单,我就觉得在行业早期我先找到真正懂这个行业的人,懂这个行业的人太少了,区块链是一个技术型的行业,当然炒币的门槛不高,你做外汇、做股票,之前大家是按照股票代码炒,现在也可以炒,但是要投身这个行业就需要好好地学习学习,我的思路是设立一个类似门槛,让最懂这个行业的人成为我的读者,我不在乎是一百个人、一千个人,我觉得足够了,再过几年发展这个行业真正起飞的话,这些人的影响力是最大的。

  说到底,做媒体还是一个品牌和公信力是最重要的,所以说我觉得尽量先做好内容,尽量地先把这个行业中真正有价值的事情发掘出来,能够创造一些价值,之后再说商业模式,我们团队也不大,成本也很低,也是一个学习型的组织,我觉得对早期行业还是这样的模式做最好,这可能就是一个所谓的商业模式吧。

  任雪松:冯总。

  冯军:我十分认同刘总说的这一块,媒体的商业模式,目前看来不光是区块链媒体,在传统科技或者财经媒体来说都是有限的。去年很多区块链媒体,包括从2017年开始做过很多尝试,比如说参与一些币的投资,甚至自己募集资金,整体看来效果不是特别明显。所以我觉得媒体这一块你把刚说的内容做好这是一个最基本的。

  另外一个,在目前形势下,我们不能做的是引流的事情,风险也特别大,天天链讯这边也是刚说的,基于区块链跟传统产业对接,也是基于原创内容出发,商业模式目前也比较早,但是在畅想的基于智库之后去做会员的服务,加上咨询的业务,现在谈模式还太早。

  任雪松:王总。

  王梦蝶:刚才前面几位老师也讲到科技媒体、财经媒体、互联网媒体的商业模式的探索,刚才有讲到我们也是由36氪孵化成立的,之前的前身也是在36氪的区块链频道。其实媒体第一个是刚才老师们讲的广告,广告这块一个是品牌广告,基于你影响力的一个溢价,另外一个就是流量广告。

  第二个就是服务,无论是你从简单的线上线下的一些活动的服务,或者深度的基于企业的工具型的,你给他提供一些设计也好,或者是说一些撮合类的,这种是第二类。

  第三个是交易,在相对来说模式比较成熟的行业,可以看到财经的媒体,其实有的也不是媒体,社区流量型的产品,像雪球、东方财富(13.8500.090.65%)网等等,有一些媒体有FA业务等等。

  我们36氪也是不久前在纳斯达克上市,跟资本讲故事的时候,如果讲我们的收入主要是从广告来的,那就很不性感了,PE也上不去,我们讲是一个基于服务的科技型的公司,这至少是我们自己的商业模式今后探索的方向,因为区块链行业现在太早期了,我们主要停留在第一个广告跟第二个服务的模式。虽然说现在没有到了说全力把自己的品牌变现去赚钱的时期,但是还是会有一定的团队,第一我们星球日报从来没有为乱七八糟的项目有过广告收入背书的,这是从来没有的,另外我们也没有在交易当中赚钱,现在风险太大了。再一个我们现在还是跟比较成熟的项目,包括像刚才讲的BAT等等的有一些合作,包括腾讯、京东是我们的广告客户。

  服务类方面,我们有跟地方政府做一些服务的项目,帮助他们做一些招商引资的服务落地。包括今年还承办了今年贵阳数博会区块链的板块,我们还跟蚂蚁金服做过大半年的对接,通过我们内容积累和数据积累帮他们找一些场景公司做链接,因为他们有自己的区块链技术底层的开发,去做这样的撮合型的服务,这可能是我们现在在发展中的暂时的一些手段。但目前的话,肯定是像刚才几位老师也讲过的,还没有一个那么明确,或者说规模化的商业模式,因为这个行业还比较早期。

  我们目前能够做的核心,媒体的核心一直是行业里面捉到有价值的人,并且去聚焦这些价值,用自己的内容也好,用自己其他的服务手段也好,把这些价值放大,让更多人听到这些价值的声音,所以这也是我们持续地做原创内容,或者活动的一个核心。

  任雪松:现在区块链应该还是更多偏To B的更多一些是吧?

  王梦蝶:对,To C更多是炒币嘛,有两个,比特币毕竟还是基于全球比较承认的价值储藏的类似于黄金的功能,另外一个是以太坊,说实话很多的联盟链底层都是用以太坊改的,包括智能合约是大部分区块链跟场景结合的时候会用到的东西,这两个还是有部分To C的大家会去研究学习,其他的To C的地方还是会比较少一些。

  任雪松:高总。

  高飞:现在区块链还处在最早期,在早期去谈所谓的商业模式会多多少少有一点为时过早。因为我觉得在行业早期的时候,我们首先考虑的是跑马圈地,其次我们要考虑如何活下来,这样才会有发展的机会。

  对于区块链的媒体和传统媒体有所不同,以前区块链媒体除了几大,剩下的小媒体都是从最早的币的一些募资当中,或者从小的自媒体延伸过来的,你让他们去找到一个更好的、或者更容易变现的商业模式是不太现实的。

  对于创飞来说,我们打法更简单,我们只有三个方面,第一个作为媒体的标配服务,是服务于我们所投资跟我们所服务,或者我们所改造的一些个企业,这是我们的一个标配服务。

  第二个,我们只服务于我们的产业园,在区块链聚集区当中的一些服务,这一部分是由To B或者To G去买单的,我不需要做一些广告或者流量变现的事情。

  第三个,我们在这个月28日,我们跟工信部一起做了区块链教育人才的事情,我们又往这方面做了一个延伸,这个是我们避开所有传统媒体跟行业媒体另辟的一个赛道,这是我们的玩法。谢谢!

姜洪桥:确实跟大家说的一样,这个是比较早期,没有特别成熟,但也有一些探讨、也有一些研究。比如说在技术服务、在数据服务、甚至是头部服务,还有投研的服务都在这个行业开始有收费的,实际上我觉得还是很大程度上,跟传统的资本市场有点像。这些该有的,其实大家也有的在不断地探讨,甚至包括未来是不是有可能基于社区的资产的服务,好像也有人在讨论这个问题,只是说确实还不成熟,目前没有一个明显的业态出现。我觉得都是可以值得关注的。

  任雪松:时间的关系,我们基本上发言就到这里,从我们下午的发言来看,我们也看到一方面的话,实际上我们看到监管现在实际上是对于炒币这块还是有非常严厉的态势。

  整体上就技术本身,还是有巨大的潜力,就像《区块链革命》那本书说的区块链本身是一种技术经营,最终为我们所用的话,可能还是会打开一个像互联网一样,在未来给我们打开一个更新的商业空间。我估计在座的肯定都是一些在未来如果做到头部媒体的话,还是有巨大的商业机会。

  感谢大家!

  新浪声明:所有会议实录均为现场速记整理,未经演讲者审阅,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责任编辑:孙剑嵩

上一篇:金色财经CEO安鑫鑫等链圈人士共议"区块链媒体机遇"

下一篇:测试

友情链接
备案ICP编号  |   地址:宁波  |  版权:宁波市镇海九弟新媒体设计有限公司  |  电话:13958201172  |  
Copyright © 2019 天人文章管理系统 版权所有,授权tri.ooo使用 Powered by 55TR.COM